凯喵了个咪呀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fighting

阳澄湖里种土豆:

咬耳朵:

大号舔俊俊,小号刷热度打榜没毛病∠( ᐛ 」∠)_

Iamyours:

微博小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咬耳朵:

觉得自己仿佛又开了个微博小号😂

160.7:

崽啊!!好好考试别紧张!!阿妈等你回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LOFTER娱乐主播:

高考倒计时,点亮[心](指路>>图片下方小心心),为#王俊凯#祈福高考。汇聚小螃蟹们的祝福之力,祝愿小凯高考顺利。也祝愿所有的考生以梦为马,不负韶华,乘风破浪,金榜题名!

祈福之力超过1w,还将在6.9日再送上「毕业快乐」开屏,愿小凯和大家毕业快乐,暑假快乐!


【小翻译】txt版

存着 ,准备二刷

旧浪娱乐:

感谢 @忆梦 姑娘对小翻译的全文整理与网盘发布,太有心了。


地址: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198863987&uk=1915563014


迟祝大家新年快乐:))

陪朋友二刷,好羡慕能参加包场的,我这里怎么就没有呢😲

【凯我】小翻译 完结篇

旧浪娱乐:

很抱歉,没有按照之前说的直接发txt版的原因是往前翻了一下文档发现排版字符的问题很大。原本不想再在lof发是因为最后两章长,而且比较放飞自我怕被举报,但是现在也没办法了。


如果有这两天有空帮忙校对排版的小天使请私信我,感激不尽,否则完整版请等我未来抽空自行排版后通过微盘发布.


想过很多种走向与结局,现实的残忍的,最终还是选择了看似最俗的傻白甜大团圆。可能因为小翻译的故事来源于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我私心想让它的美好有始有终。 


完结篇1w+字奉上,感谢你们见证过这段童话。 


——————————————






C43




我看着王俊凯关门落锁往这边走,冷静地对他说:"你别激动。”


他挑了挑眉,在距离我一米外停住:“我激动吗?”


我警惕地看着他:“你别乱来.”


他笑了笑:“我乱来了吗?”


所以刚刚那副少儿不宜的一屋子旖旎气息难道还不够乱吗?!


我气急败坏地瞪了他一眼:“你把我领导就这么锁外边,回头让我怎么跟他解释啊?”


王俊凯一脸轻松愉悦:“别解释了, 越描越黑.”


我按着太阳穴,感觉后脑勺像过电一样。


半晌,我遗憾地叹了口气:”万万想不到我两袖清风的领导竟然是你的僚机,我说他这几天怎么表现的那么奇怪……”


王俊凯笑的一脸痴呆。


我目光涣散地继续道:“我本来还以为他是想潜规则我呢。”


王俊凯的痴呆笑凝固了。


三秒后,他冷冷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句:“你想的美。”


 


鬼使神差地,几天都没有勇气打开新闻或社交软件,现下我却在当事人面前视死如归地掏出了手机.


王俊凯的表情动了动,眉眼间浮起了几分正经和不自在.


“我懂的,你不用担心我,真的.”我认真地看着他,声音轻快了很多。


"我已经想清楚了,不管网上的舆论和那些键盘侠人怎么评价我,也不管娱记的图里把我照的多丑,是说我麻雀奢望变凤凰也好甚至诅咒我的也好,我都不会往心里去的.”


他目光沉沉地盯着我:”你确定吗?”


我对他回眸一笑百媚生.


王俊凯大舒一口气:”那就好.”


顿了顿,他看着我:“被营销号刷的最热的那条微博热评第一条说你胸是假的.”



…..


…….


………


操你大爷???


 


一分钟后.


“你砍谁去啊你你又不知道谁发的评论!”王俊凯一副小媳妇儿的样子从身后死死抱住我的腰,妄想阻止气势汹汹手握菜刀的我冲出房门:”你刚刚还说你不会往心里去的!!”


“那能一样吗?!”我愤怒地扭过头,盯着他火冒三丈道:”她们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我不能容忍她们侮辱我的胸!”


王俊凯:…….


我还沉浸在愤怒中无法自拔,却猛然感到头顶罩下一股压力.我心里咯噔一声,看着王俊凯一脸高深莫测表情地盯着我:“这样吧,我帮这位热心的网友鉴定一下好了.”


……鉴定你妹夫!


我一抬手呼在他脸上,满脸正义:“别耍流氓,姐姐告诉过你.过这村就没这店了,毕竟那天在浴室你可都..….”


话音未落,顿了顿,我清晰的感受到王俊凯的表情也是一僵.


那个灾难的日子或许是我们认识几年来最冷的一天,所有我心底的懦弱,不确定与恐惧无限放大,而于他来说,那一天也放射了他心里所有的疲惫不堪.


我咬了咬牙,心想这个坎迈不迈它都在这儿,索性直接把话说开了。


往俗了说,我俩这不存在第三者插足还险些分手的闹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此刻我后知后觉道自己真的与那些何事秋风悲画扇的矫情女炮灰无异。


而我没有变成炮灰的最主要原因大概只是因为我的男人是独一无二的物种。


王俊凯啊王俊凯……


我想对他说对不起,但是他的目光一如既往,让我突然觉得,他什么都懂。


或许我什么都不用说了。


想了想,我只是点了点头:“….正好马上就到你出道十周年的见面会了,这几天排练的很累吧?”


“还好,就是从北京坐长途飞机到这儿有点累.”王俊凯挑了挑眉"最近上边儿越来越抠,连公务舱的钱都不给我出了,为了不被他们发现,我可坐的行李舱.”


我:……


我刚想为他这个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聊以挽尊,他的电话响了.


我心想着大概不是经纪人就是助理.他在这风口浪尖还往我这跑,想必不可能是受到团队首肯的.


然而王俊凯的目光在电话那端传来声音时怔了一秒,顿了顿,他看了我一眼,桃花眼里染上了几分复杂.


不知怎的,他这模样令我心上升起几分不详的预感,我用口型悄悄地问他:”…经纪人?”


他摇了摇头,顿了顿,打开了免提.


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当我战战兢兢地敲响领导的房门时,这腐败玩意儿正穿着睡袍拿着一瓶拉菲.


不知怎的,我脑子里突然闪过偶像剧的烂俗桥段,不过脑地开口问他:“领导,您这瓶该不会也是八二年的吧…..”


领导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我,目光里写满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半晌,他的目光越过我向空荡荡的走廊看了一眼,似乎颇为惊讶:”就你一个人?”


我点了点头,弱弱道:“既然是王俊凯请您带我来这边的,那他前几天遇上的麻烦...您应该也是知道的?”


领导的目光在我身上定住:“遇上的麻烦?在我看来….Karry遇到过最大的麻烦不就是你么.”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口,一时语塞,心里有点堵,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不过既是麻烦,你也是他的福星.对他而言大概怎么也算是一种甜蜜的负担?”领导笑了笑,放下酒杯:


“谁知道呢.我倒是很羡慕他, 以他的身份,居然有勇气爱一个人爱的这么义无反顾。”




我想了想,说:"我知道……"


领导看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皱了皱眉:“所以你到底是要跟我说什么?”


“是这样的啊领导啊!请您相信,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和您沟通啊!”我泪流满面:“但是现在我方圆百里还没有醉倒没有睡着并且是直立行走的能说中文的就只有您了啊!”


领导的嘴角歪了歪:“……你确定不是在骂我么?”


 


 


“是这样的……刚刚王俊凯接了个跨洋电话,准确的说是视频通话。”我欲哭无泪道:“居然是他爸妈,更准确的说是表明要和我视频…聊天(?)的他的爸妈。所以我第一次和他爸妈的见面竟然是自己衣冠不整并且是在酒店这种…伤风败俗浮想联翩的场景的…视频聊天里。”


领导思考了三秒:“所以重点是?”


“我会不会被他爸妈就此判死刑了?”我忧愁道。


领导淡定自若:“他爸妈都说什么了?”


我想了想:“好像第一句是他妈妈说,回国后见到王俊凯第一面一定要给他个大耳光。”


领导:“???”


“说居然儿子有女朋友了不早通报,害的她天天还在想办法要帮他介绍相亲,自己居然是通过微博才知道。”


领导:“……”


我担忧地问:“我在思考,回国后我要不要挺身挡在王俊凯面前接下阿姨的大耳刮子?”


领导笑了一声:“你想多了,karry的妈妈我见过一次,人很好,所以搞不好结局是到时候你和她一起对karry混合双打。”


我:……


顿了顿,领导若无其事地突然开口:“小席。”


我看向他。


“你真幸运。”他看着我,突然笑了笑:“在我认识Karry的那几年里,他原本不是这样心细如发的一个人,是你改变了他。”


我的目光动了动,一句“可我也不知道这种改变究竟是成就了他还是会毁了他”噎在喉间。


领导却似乎觉察到我想说什么,却只是点到为止道:“有很多人,他们明明相爱,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他们忘了,还有的人为求而不得痛苦了一辈子。”


心上似乎突然被拂下一层积攒已久的灰尘,我猛地抬起头,对上领导镜片后闪烁的目光,似乎有种既区别于在商言商的精明又区别于为人处事的狡黠,似乎是……惆怅?


于是,离开前,我还是大着胆子探头问了一句:“加油领导,只要您把自己这个残暴的性格换一换,肯定会和爱人相守又幸福的!”


然后我被他一个电水壶砸出了房间。


……


…………


………………


唉真是不听逆耳忠言的暴君啊。


 


三天后。


“立正!”去机场的路上,王俊凯第N次严肃的看着我,在我表示“在车里坐着怎么立正”的问题之后,他捧着我的脸,一字一句道:


“真的,相信我,我爸妈一定喜欢你。”


我弱弱地问为啥。


两颗虎牙露了出来,他看着我,笑容像洒下了一把阳光:“因为全世界除了我的岳父岳母大舅子之外……我最喜欢你!”


我咬了咬唇,嘴角无法控制地扬了扬。


“呕……”领导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在后排响起:“不好意思可能是晕车,我要吐了。”


我:……


王俊凯:……


 


 








一年后。


 


我在除夕的一大早就兴奋地把王俊凯连人带被子直接掀起,表示今晚要做一顿满汉全席来犒劳过去奋斗的一年。


王俊凯却兴致缺缺,表示比起吃大餐,他还是对于晚上全家一起打麻将能挣点银子感兴趣。


我一头黑线地表示你前几周新出的专辑不是刚刚大卖了吗你居然还想着小赌怡情。


然而当晚上吃完团圆饭,他向父母表示“啊今晚的月亮真圆,不愧是除夕,我带着席孟思去赏月啦你们该打麻将的打着该看春晚的看春晚”之后,我开始觉察到一丝不对劲了。


“……所以除夕和赏月有什么关系。”我望着车窗外被雪色堵在云朵后面的黯淡月色,警惕地看了王俊凯一眼。


黯淡的月光下,他缓缓扭过头,心满意足地露出一对尖利的虎牙,一脸危险的表情让我警铃大作。


一小时后,当我欲哭无泪地被他压在席梦思上时,不满地反抗道:“……你说过要换掉这个床垫儿的!!”


“在伦敦时我就说,第一次见面时我说虽然你叫席孟思但我并不想睡你,可我现在反悔了呀。”王俊凯大言不惭地凑过来。


我挣扎徒劳道:“……我要看春晚!”


王俊凯看了我一眼,顿了顿:“行。”


说完竟然真的去拿遥控器开了电视,荧幕上正播放着一位女高音《山丹丹的花开红艳艳》,和这一屋子旖旎怎么配怎么违和……


我正要得寸进尺地说王俊凯你跟她一起合唱,就被他按倒在床上,伴随着他得逞的奸笑:


“也行,正好做背景音乐帮忙遮掩一下声音。”




……大哥说真的这种背景音乐你真的不会ED吗。


 


 


大年三十,北京六环开外鞭炮齐鸣啪啪啪。


北京四环内某W姓巨星的私宅里也是啪啪啪……


 


 






 


 


 


 


C44




没有吃到除夕大餐,自己却被某人欲求不满地里外掏空一事使我耿耿于怀,尽管后半夜被王俊凯折腾地累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我却还是在梦里惦记着满桌子大菜.


还窝在被子里做我的春秋大头梦,却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擦过盯着佳肴的自己的唇.


….是吃的吗?


我下意识地咬了一口,舔了舔嘴.


然后被一声吃痛声惊醒.


迷迷糊糊间一抬头,王俊凯裸着上身单手撑在我身侧,一张放大的俊脸仅仅距离我几厘米.


只是这脸上的表情实在称不上阳光灿烂,似乎带着几分…危险?


…..所以居然不是梦么?


我咽了口口水,意识还没有完全的复苏,心里却咯噔一声,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刚刚似梦似醒地咬了什么.


王俊凯伸出手拨开我黏在脸上的头发:”醒了?”


我点了点头.


他看着我:“我饿了.”


我:“…那你就饿呗.”


“不”王俊凯轻笑了一声:


"我吃你."


..


...


于是,在大年初一的早上,我还没来得及感谢帝都的春节禁鞭炮令就被王俊凯这句话彻底吓清醒了.


“大大大大大清早的不要发情!”我脸涨的通红,揪起被子裹在自己身上蹭蹭地平移到墙角,一副眼泪汪汪的良家少女样,抬腿就咣当地踹了他一脚,:“我困!我要再睡会儿…”


一伸腿,肌肉的酸痛便使我嘶了一声,全身像散架了一样.


然而踹完才意识到,昨天晚上折腾完后,我们两个就一起挤在客房的单人床上,而此刻王俊凯毫无防备地被我一踢,整个人直接从窄小的床上掉了下去.


…所以为什么两个人放着主卧不住要睡客房,忆苦思甜么.


...不过当年他在伦敦的酒店里也曾经自己蹦跶哒地瞎闹最后大头朝下从床上翻了下去,这一幕现在想来倒仿佛昨日重现了呢.


...


....


......


然而意识回笼后我才意识到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看着王俊凯一脸铁青地从地板上爬起来,我倒吸一口气,有一种小命要玩儿完的预感.


“席孟思.”王俊凯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指抚上我的锁骨,指腹薄茧带起我皮肤表面的一阵战栗:“你是不是欠收拾了?”


“干嘛…我硬着头皮知错不改:“...你要家暴啊?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倒好,完事儿第二天你居然要家暴我…你...唔…”


我话音未落,他就扑了过来,直接把我压在了床上,我仿佛听到昨夜被折腾险些散架的骨骼发出哀嚎.


我大惊失色:“喂…等一下…我还没刷牙..."


“不行哦…”他含着我的下唇,刚起床的沙哑声音性感又危险:"小翻译,我被你踹下去踹生气了,你得补偿我…我不管...”


所以你这少爷脾气能不能发在正经点的场合??


 


"别啊...那个..要不我也让你踹下去一次..."大清早的原本就天干燥热容易擦枪走火,现下我被他亲的眼前金星乱冒,艰难地喃喃道"要不..我自己踹自己下去也行......."


然而我的肚子咕噜噜叫了一声。


……尴尬


王俊凯罪恶的双手顿了顿,最后只是用虎牙在我鼻尖故意吃重地咬了一口,引的我痛了一声。


我抬起头,看他翻身下床:“你干什么去?”


刚从床上被踹下去的他留给我一个从小中二到大的潇洒背影:“做饭!”


小样,背影还有点瘸。


 


我迷迷糊糊地刷牙,冲着厨房的方向打了个哈欠:“我真觉得我现在被你养的越来越丧失自力更生的能力了.想想原来我可是一边一手手提着饮水机桶一边对那帮上门找茬的英国物业舌战群儒的啊.”


王俊凯向我挑了挑眉:“行啊,那咱家的饮水机桶以后就你换了."


...


.......


我:"哎我怎么这突然感觉自己手不能提弱柳扶风了呢?"


他笑了声,眉眼间尽是认真道:“真的,就像以前说过的,以后我跟你的家里啊就是我买菜来我做饭,我打扫来我交钱.”


我咕嘟咕嘟仰头吐掉牙膏沫,一脸天上掉馅饼地扭头问他:"你啥都干了那我干啥?"


王俊凯:"你干我就行了."


...


.....


........


我要对着十年前出道时那个天真纯洁的小土豆的照片痛哭三秒.


然而空气里弥漫着他亲手为我做的早餐的气味,心里....还是暖融融的.


...


....


......


等一下...空气里飘来的,好像是一股糊味.


我心里咯噔一声,探过头望过去天然气灶,看到椭圆形的蛋已经被过高的油温虐待的印堂发黑.


.…


……


我收回刚刚的暖融融.


刷好小煎锅,重新倒油打蛋.我抬起头,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王俊凯一眼: “煎个荷包蛋你都能给我煎糊了!真是….本宫要你何用?!’”


他在后边垂着脑袋一脸委屈地弱弱辩解:“那也不能怪我啊…做饭要专心致志,你在厨房里我就光顾着跟你打情骂俏了.”


然后我就被他踹出了厨房.


....您这是报了一脚之仇么.


 


 


“王俊凯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拉开椅子坐下,我的意识总算在寒冬二月的早上渐渐清醒了过来.看着满桌子的早餐,我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平常大少爷你可从来不下厨做早饭的.”


“所以好好珍惜你的居家型好男人啊.我就是看你昨晚……”王俊凯端着两个盘子走了过来,坐下看着我,缓缓吐出三个字:“…..太累了.”


我猛地一咳嗽,险些一叉子戳死自己.


"你怎么啥话题都能扯到那里去你这个污力凯凯!"我瞪了一眼桌子对面笑的虎牙外露的始作俑者:”累个…蛋啊!我说王俊凯同志这可是大年初一,新的一年大清早的难道不应该讨论一些国家大事吗!”


“不挺好么?”王俊凯淡定自若地切好一块培根,丢到我碗里,挑了挑眉:“或者,国家大事比如?”


"比如GDP,GNP,HPI."我翻了个白眼"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啥的."


“行啊.不过席孟思,你知道的.”王俊凯咽下去一块蛋黄,温柔地看着我:


"你就是我的国家大事."


 


大早上的这么煽情真的好嘛明明都习惯老夫老妻细水长流了....


我老脸一红,装作淡定自然地点了点头:"啊..哦...我知道啊."


 


"......孟孟."


 


"啊?"


 


王俊凯声音里的笑仿佛要溢出来:....你的"培根要被你戳烂了."


咳咳....


 


我正想着快来点什么打破尴尬,王俊凯一个月前买来的那只挂在阳台一直一言不发的鹦鹉突然传来僵硬似谷歌娘却吐字清楚的学舌:


“啊啊啊王,俊,凯,你,个,傻,逼,轻,点.”


???


?????


?????????


“什么鬼!!!!之前教了你一个月都不说话现在搞咩啊一开口就石破天惊啊你!”


意识到这是昨晚黑灯瞎火之间自己在王俊凯后背挠下好几道印子时的嚎叫,我耳根发烫又痛心疾首地看了王俊凯一眼:“.……这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鹦.……”


王俊凯顿了顿,一脸黑线,他忧愁地已经开始畅想未来:“它这可是定时炸弹么,以后客人或者咱爸妈要是过来做客可怎么办.……."


然而鹦鹉为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因为它仿佛就学会这么一句话,最终把这几个字定格在上瘾般反复的:


“……王俊凯你个傻逼!”


“……俊凯你个傻逼!”


“……个傻逼!”


“……傻逼!”


 


我知道幸灾乐祸的行为可能会引发矛盾,但还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王俊凯:……..


看起来大少爷快哭了.


 


 


大年初一的早晨,街上意外的空空荡荡,或许是人们都守岁后晚起的缘故.


我坐在副驾,一脸怀疑地盯着王俊凯尚未脱离鹦鹉学舌心理阴影的侧脸,对他刚刚说的"我爸妈说咱们今天过去一趟."表示怀疑.


因为昨天下午他妈妈明明一脸严肃地拍着我的肩膀说:"孟思啊,你明早和俊凯不用太早过来,今晚我要和他七大姑八大姨搓麻将搓到天昏地暗.“


 


然而当车停在门可罗雀的民政局门口时,我还是整个人陷入了懵圈.


"....这是,你家?"我呆呆地指了指锁着门的房子.


"很显然不是."王俊凯掏出手机发了条微信,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扭过头看我:"这是把非法同居关系变成合法关系的……小房子。"


……


…………


………………


卧槽结婚是这么随意的事情吗!?!?


领证之前难道不是要有什么巴黎铁塔东京铁塔悉尼铁塔上海铁塔旋转餐厅里的浪漫求婚吗?


领证之前难道不是要有藏在电影院爆米花里的戒指吗?


领证之前难道不是要有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吗?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随意扎在脑后的马尾和宽宽大大的毛衣,泪流满面地在心里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然而顿了顿,我有点恍惚,扪心自问自己是什么时候自己一大把年纪了心里居然有了这些风花雪月和小女生天真烂漫的念头的?


好像……和王俊凯在一起后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也终于明白了十七八岁时朋友说过的那句话:


你会遇到把你宠上天的那个人,把你宠到像个婴儿一样,你却甘之若饴。


 




我盯着他,一字一句道:“....你带我来这儿,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王俊凯想了想,一脸认真:“你想的应该不是来离婚吧?”


我:……


他的手机屏幕亮起,似乎收到了微信回复。顿了顿,王俊凯从包里掏出两本户口本和身份证,我目瞪口呆:“你上哪拿的我户口本?”


“你妈妈给我的啊。”他挑了挑眉,一脸理所当然的附过身来为我解开安全带。


我却死死抓住椅垫,整个人几乎扒在上面不肯下来,一脸懵比地看向王俊凯,有种自己被全世界卖了的感觉:“你等会儿...等会儿....你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把关系上升到合法同居。”他淡定自若.


 


 


直到我和王俊凯两个人全副武装鬼鬼祟祟地站在民政局门口,等到他眼神一亮,和某个同样眼神鬼鬼祟祟却脊背挺直的公务员同志热情地拥抱,看他打开民政局的门,站在空空荡荡的大厅时,我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然而三分钟后我后悔了,因为现在看来最难以接受的事实并不是王俊凯毫无预警地在大年初一带我来了正常不开门的民政局,更难以接受的事实是他把我扔在大厅尴尬地与公务员同志面面相觑而他自己借上厕所之名消失了。


"那个...."我绞尽脑汁企图化解尴尬:"您贵姓?"


公务员同志竟对我的一腔热情报以冷笑:"呵."


我被这莫名其妙的敌意吓到了,心里想着难道王俊凯带我来这就是彻头彻尾的恶作剧而已?


“那个...真是麻烦您大春节的还要跑一趟,真的不好意思啊...”我九十度鞠躬,旧瓶装新酒:“您应该是王俊凯的朋友吧,那个...我该怎么称呼您?”


“呵!呵!”


我要哭了,只能回了他一声:“哈哈.”



…..


“席小姐我都说了我姓何啊!”


..


...


......


苍天呐王俊凯身边还有没有正常人了。




 


看到我一脸心力交瘁的模样,公务员同志很内疚,内疚的同时可疑地一直看表,似乎在等待什么。


我摆了摆手表示没事的我只是在装酷地思考人生,然而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响起王俊凯略微发闷的声音:


“席翻译。”


 


我刚想感谢天感谢地说你终于回来了,一扭头,他换的一身衣服令我一怔。


回忆潮水一样地涌来,回到我和他第一次相遇,希斯罗机场。他穿着这件羽绒服,戴着这个口罩,细碎的刘海下是一对狭长的桃花眼。


一场阴差阳错的误机乌龙事件,我和他走到一起。


王俊凯的手插在口袋里,走到我面前,缓缓地笑了:“你口语真差,真的不是走后门被选上的吗?”


 


是我和他相遇的第一句对白。当年还是一个傲娇的毛头小子和一个倔强却又没有原则的小翻译,或许谁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开花结果。


我突然想到,王俊凯曾经对我父母说,我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当时我一直沉浸在震惊与感动里,却没有意识到,或许从一开始,我们对对方,其实都是不愿承认的一见钟情。


原来,那些种种,我也一直都记得。


"这好像是我生平第一次借着明星光环去私帮自己一次."他站在我的身前,环顾一周平常人满为患,此刻却仿佛专属定制的登记大厅,缓缓地单膝跪地。


“我曾经在心里想过几千种向你求婚的场景,却又觉得一切都是多余。”他看着我:“因为我不愿意多等求婚的这一天…等不及…让你成为我的太太。”


我的目光颤了颤,心里像要化开了,然而我还没说话,一声惊天地的哭声与擤鼻涕的声音便打破了气氛。


我和王俊凯幽幽地扭过头,看到小何同志坐在桌子后,双眼泪汪汪一脸感动地看着我俩,哭腔满满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俊凯……真的太感人了……”


……


…………


喂!!振作啊小何啊喂!


我还没有哭你哭什么啊!


你这个一米八五的魁梧身材如此容易感动落泪的脆弱少男心真的好吗啊喂!


 


“在伦敦的那个华人party上,你的不确定让我心里很急,所以我提前走了。但我当时其实一直想问你……”王俊凯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丝绒的小盒子,看着我,一字一句道:


“席孟思,你愿意和我一起唱一首歌吗?”


 


爱应该是什么样的。


在遇见王俊凯之前,我曾经偷偷在空无一人的教室,在落地窗上抄下满满一玻璃的句子。


在遇见他之后,我在内心激烈碰撞却又懦弱彷徨的那些日子里,曾经跑回学校的那个教室。


原来他都知道。


 


我愣愣地看着王俊凯一字一句地诵着那些他原本不甚擅长的英文字句,短短的时间里仿佛度过了一生。


如果世界还剩下最后一天,你只能见一个人,你会见谁?


如果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你会不会为一场不知结局的爱飞蛾扑火。


I love the way you hug me, with your ear uponmy heart


I love the way you kiss me, not even acentimeter apart


I love the way you seduce me, take part inall my dreams


I love the way you make love to me, it’s allI need it seems


I lovethe way your body swings back and forth in motion


I love the way you say “I love you” with allof your devotion


I love the way your whole body looks, backand to the front


I love the way you care for me when ouremotions are too blunt


I love the way you break my heart and repairit once more


I love the way you turn to me and hope Iwouldn’t ignore


I love the way you fall within my arms rightbefore you cry


I love the way you look at me and stare at mewith those eyes


 


“嗨,你看,我不需要再请你当我的小翻译了。”


最后一个字母结束,王俊凯的声音温柔而绵长,目光却无比坚定。他将那枚戒指举到我的面前,缓缓抓起我的手,对我说:


“我只想请你做我的妻子。”


 


 


 


 


 


走出民政局时,王俊凯走在我前面,顿了顿,却折了回来,握住了我的手,放在嘴边,连续哈了好几口气,看着我冻的发红的手渐渐暖起来,他皱了皱眉:“你手套呢?”


我笑了笑:“忘带了。”


他顿了顿,抓起我的手塞进了他的羽绒服口袋里。


“人开始多起来了。”我站在台阶上,望着远处渐渐热闹起来的街道,隐约听到了小孩子甩鞭炮的声音,把一切显得真实了起来。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和王俊凯十指交握的手,突然举起手,吻了吻戴在王俊凯无名指上的戒指:“……谢谢你。”


他看着我:“谢什么?”


谢谢你的存在,让我遇到你吧。


谢谢你爱我。


谢谢你……一直都在。


 


王俊凯的目光颤了颤,半晌,故意地拧了拧我的鼻子:“小翻译,你鼻子冻红了。”


“叫什么呢!不许再叫我小翻译!”我气急败坏道,拒绝这个十年如一日的调戏的称谓。


“行啊。”王俊凯顿了顿,缓缓笑开了,手里举着两个红色的小本本,突然跨过来距我一步之遥,弯下腰从下向上盯着我,不怀好意道:


“……媳妇儿?”


“啊……”我怔了怔,耳后一红,顾左右而言他:“那个…大年初一的太阳有点大啊!”


王俊凯噗嗤了一声,还没说话,这个犄角旮旯地儿走过了几个提着菜兜的欧巴桑,目光扫过这边,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那不是王俊凯吗?”


“真的是王俊凯!”


“王俊凯怎么会在民政局……那他手里的那是…啊啊啊啊啊啊…”


 


“我说咱俩傻啦吧唧地在这光天化日下站着干什么啊!快跑!”我刚要拉着他逃走,几个目光自带八卦镭射的女人已经走到了面前,却自动忽略了我的存在,一脸星星眼地盯着王俊凯七嘴八舌:


“啊啊啊啊啊请问你是结婚了吗天哪我女儿可是要哭惨了!”


“真是太巧了能给我签个名吗!”


我目瞪口呆,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一个女人的后背。


她扭过头,一脸同情理解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哎你应该也是王俊凯的粉丝吧?跟我女儿看起来差不多大,我理解你现在伤心的心情,但是你要想,偶像的幸福更重要对不对?”


……


…………


………………


王俊凯生平第一次被粉丝认出来却险些笑出声。


 


我泪流满面,想说我不是被动上过热搜被各大营销号八过的吗,哦不对,我是正牌夫人啊,这透明度就这么高吗,竟然完全被路人化了……


尴尬的无以言表间,王俊凯笑着突然向我比了个手势,然后转身就往车那边跑。


我明白他在说“家里见”,却还是无奈地扶着额头,看着那几个女人也消失在寒冷的雾气里。顿了顿,我给王俊凯妈妈打了个电话,说我们一会儿就过去了,问她用不用顺便买点菜。


他妈妈在那边支支吾吾了几句,最终还是忍不住地出声道:“孟孟啊…今天小凯有没有给你什么惊喜?比如…什么红色的?red?……”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暗示太明显,她轻咳了两声:“嗯……没事……我随便说说。”


我心里憋着笑,想说这下看起来明镜儿了,敢情王俊凯这民政局求婚直接领证的壮举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瞒天过海就瞒我一人啊。


“没什么特别的啊……除了……”心口暖暖的,我顿了顿,开口道:


“…妈。”


电话那端沉默了五秒,蓦地,一阵震聋我耳朵的尖叫声从听筒传来,吓的我练练喂喂喂。


然而我片刻意识到电话那端的王俊凯母上是兴奋过度。


因为洗手间的门被踹开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凯爸惊魂未定的声音,王俊凯母上欣喜而又嗔怒地质问道:“儿子终于嫁出去了!!老王你居然还有心情上厕所?!!!”


凯爸:……


我:……


我一头黑线地挂了电话时,突然意识到,曾经我那般恐惧这段恋情被公众发掘,如今在领证后被路人当场撞见,竟也没有了那种恐慌感,更多的却是底气与如平常般的心平气和。


因为我知道,他走进了我的心里,然后画地为牢,再也没有离开过。


王俊凯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打上了车,一路黑听我们对话的司机大叔喜气洋洋的声音从前排传来:


“嘿,小姑娘是刚扯证吗?恭喜恭喜啊!”


我腼腆地笑了笑。


“你老公是做什么的?”


“他啊……”我笑了笑:“自由职业者。”


“哦就是无业游民呗?”司机大叔耿直地从后视镜看了我一眼。


我:……


 


 


我拎着一兜子橘子顶着大雪匆匆跑进单元门时,里面的人突然“嘿!”一声,眼前凭空伸出来一枝梅花,娇红艳丽,香气弥漫,却吓了我一跳。


“人家求婚和结婚都是送玫瑰花,你这是送我墙角一枝梅啊?”我故意地向王俊凯努了努嘴。


“多好啊,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俊凯这大尾巴狼装诗人,指了指门外小区里的梅花,眼睛里是熊孩子的光:


“我刚刚回来停车时趁着四下无人偷偷折的,要不然这场雪过后估计全都压折的差不多了。”


“你摆脱那几个阿姨了?”我挑了挑眉,任凭他接过橘子,和他一起等电梯。


“是啊,不过还是避免万一跟经纪人报备了一下,算是以防万一吧。不过我觉得没关系……”王俊凯笑了笑:“可能年龄大了,心却越来越野了?果然我刚刚又被她骂了一顿,说好不容易大过年的不工作我还给她整出这麻烦。”


“然后呢?”


王俊凯翻了个白眼:“她说为了表示愧疚今晚我要去工作室的群里给大家发个四位数的红包。”


我笑出了声,然而他接下来的一句痞里痞气的话就让我的笑僵住了:


“孟孟,我没钱~绑你的卡发红包吧,老板娘嘛。”


我想一橘子抡他头上。


 


到家门口时,王俊凯突然掰过我的脸,轻轻地在我唇角吻了一下,然后却又故作正经道:“一会儿进屋了我外甥外甥女儿什么的小孩子那么多,该不方便了。”


我瞪了他一眼,还没说话,门就被打开了,毛毛为首的几个小P孩捂着脸嘻嘻哈哈地跑了出来,叽叽喳喳地夸张道:“看到了看到了!小舅舅和姐姐亲亲!羞羞!”


我脸腾地红了,装作若无其事地举起装着橘子的袋子,对她们正色道:“再乱说话的人就没有水果吃也没有压岁钱收哦!”


毛毛一脸早已看穿了一切的表情:“刚刚大姨在家里见个人就兴奋地摇人肩膀地说了好几次小席姐你跟俊凯哥哥结婚了。所以……我觉得你今年就可以用他的钱给我发压岁钱吧!多发点啊!”


我一头黑线,问王俊凯你家的小兔崽子们怎么头脑都能这么人小鬼大。


王俊凯笑出了猫纹:“啧啧,没办法,我遗传的好。”


我竟无言以对。


 


进屋前,我的目光扫过走廊里四四方方的落地窗,看着窗外的鹅毛大雪与雪地里零零散散的红色鞭炮纸,自言自语道:


“又是一年啊……”


王俊凯从身后缓缓地抱住我,下巴靠在我的肩膀,目光恍惚地望向窗外白茫茫的一片。


半晌,他轻轻地笑了一声:“嗯。”


 


我走过很多地方,遇见过很多人。年轻时还谈过一场恋爱,庆幸的是,这一场就是一辈子。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只此一人。


【正文完】



飞的越来越高,也飞的越来越远

我们唯一学会的面对既然是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