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喵了个咪呀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凯我】小翻译36-37

LOFTER为什么没有设置特别关注这个功能,否则我一定把旧浪设置成特别关注😌

旧浪娱乐:


C36

"放你这里。"王俊凯坚持把钥匙推了过来,挑了挑眉:"你上班的地方不是正好离这边不远么,偶尔中午过来午个睡也行,我就求个安心。"

"谢主隆恩。"
我颤颤巍巍地腹诽,大明星的公寓自己居然奢侈地用来作休息室,传出去大概会被追杀吧。作势跪在沙发上俯首扣头接旨,抬头一看,王俊凯清咳了两声,在年长了一岁的日子里依旧一脸中二地一挥手:
"平身,自己把自己拖出去斩了吧。"

"把我斩了你就不用收礼物了。"我抬头看了一眼客厅正中央的时钟,距离王俊凯生日的结束还有不到一小时,话音刚落,他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平日里自带撩人滤镜的桃花眼此刻睁得圆圆的,有种反差萌。

"我不拆!"王三岁上一秒明明已经向我刚才递过去的盒子伸出了手,下一秒却撅了撅嘴一甩头:"你刚刚还直呼我大名家暴我。"

"别傲娇啊王俊凯!几个小时前生日会上那个邪魅一笑把台下粉丝们撩的一个个尖叫的人也不知道是谁。"我没忍住笑出了声,注意到他幽幽地瞥过来的眼神,故意清咳两声,一脸惋惜道:
"你真不拆啊?哎呀那真是可惜。我手笨,之前从小到大还没动手diy过生日礼物呢……啧啧,看来只有当做相亲的赔罪让我妈给那个相亲的先生送去了……"

"想得美!"我话音未落,王俊凯已经蹭地从沙发上坐直,瞪了我一眼,小心翼翼地开始拆包装,一边拆一边嘟囔着:"说好的寿星最大呢?回家还要被欺负……"


裹着盒子的包装纸被他方方正正地卸下,顿了顿,他狭长的眼睛弯了弯,若有所思:"不过也行,除了我爸妈和你也没人能欺负我了,应该也不算对不起大哥两个字。"

下一秒他打开盒子却愣住,抬起头看着我。

"十年前都说给男朋友的礼物织个围巾手套的很暖,尽管现在已经变的过时又狗血,但我还是不能免俗……"我摸着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地傻笑:"不过这个还算是有点创意吧……我想了好久的…冬天不仅保暖而且还可以防狗仔……"

王俊凯目瞪口呆地从盒子里拿出以深蓝色毛线为主材料的针织品,一脸疑惑地问我:"…孟孟,这是什么东西?"

我泪流满面:"这是我织给你的脸罩啊!"

王俊凯:………


当他颤颤巍巍地戴上我织了近一个月的生日礼物时,转过头问我:"看起来怎么样?"

我:"…真像银行劫匪。"

王俊凯:…………

我:"戴上感觉如何?"

王俊凯:"…睁开眼就是天黑。"

我:…………

我们彼此陷入了沉默。

将沉默打破的是王俊凯,当他走到全身镜前,被自己的装扮吓了一跳,终于将脸罩掀了下来,短短两分钟精致的脸被厚重的毛线闷的通红,扭过头看我一脸沮丧并且后知后觉到自己这礼物简直准备的傻逼至极的神情,他顿了顿,蹲在我面前,俯下头从下向上看着我,眼睛里全是笑意:"干吗不高兴?我很喜欢啊,而且我觉得自己绝对是赚了。"

我一副被惊吓的神情,满脸写着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一个月前一头热最终准备了个多卖相奇葩又本质没用的礼物,王俊凯却伸出手拨开我额头前的碎发,长长地"嗯"了一声:
"你想想啊,我家席翻译给我织了将近一个月,那就说明这么长时间除了工作日之外,你在织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一直都是我,你说这对我而言是不是赚了?"

"干吗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王俊凯。"我被他一本正经地胡乱分析的逻辑逗笑了,低着头小声道:"…别去跟我boss告状啊,偷摸告诉你其实我上班时也会开小差。"

"开啥小差?想我么?"王俊凯正经不过三秒,挑了挑眉,却在我"嗯。"了一句表示默认后错愕地怔了怔,显然是一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在撩我后被气急败坏地吐槽,继而开启你来我往的幼稚的打嘴仗模式,此刻我轻声表示同意反而使他有点没反应过来。

"那不就得了。"十秒后,他一边努力憋住嘴角上扬的弧度,一边故作严肃道:"这么一看岂止是赚了,简直还额外附送分红。"

"生日快乐王俊凯,我说真的。"他话音刚落,我动了动,从沙发上滑了下去,坐在地板上和他面对面,抱住他的头,轻轻地在他额头吻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
"对你直呼大名不是家暴,是因为我最近觉得wangjunkai越叫越觉得好听念一百遍也不够…原来这三个字只是个明星的名字而已,可我现在觉得"王俊凯"大概不只是代表它们的拼音给的含义和念法吧。"

王俊凯侧过脸,笑嘻嘻的表情缓缓地收了起来,几乎是小心翼翼地看着我:"那王俊凯要怎么念?"

最怕的就是那这双桃花眼混着七分温柔和三分侵略感时的模样,譬如此刻,我被他盯得心跳漏了一拍,脑中警铃大作:"…啊你的杯子空了!不说了我去给你倒果汁"
我刚想要起身,却被坐在地板上的他伸手一拉,重心不稳地跌了下来,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腿上。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意识到面前的王俊凯一副好整以暇的神色,胳膊却维持着方才拉倒我时在背后环抱的姿势,而自己此刻正面对面地坐在他的腿上,位置有几分微妙。
这氛围太过暧昧,我正想开口,就听到王俊凯强硬而又带着几分哄小孩的口气:
"孟孟,告诉我,"王俊凯"要怎么念,嗯?"

我被这个意味深长的"嗯"字撩的丢盔卸甲,每当这个人认真的时候,一双眼睛像黑色的漩涡,让人无处可躲,只能招供:

"对我来说,"王俊凯"三个字也读作我爱你。"


或许我早就想说这句矫情的话,没有"可能"与"大概"。一组无需验证的恒等式,曾险些被海峡和时差阻碍,幸好它像名字的主人一样顽强。

当沉默了十秒钟的王俊凯突然扳过我的头劈头盖脸地吻下来的时候,时钟"当"地响了一声,宣告着9月22日零点的到来。

脑中一片浆糊的我强行回过神推开了他,看王俊凯和自己一样喘着气呼吸不稳,我甩了甩脑袋,摸了一把自己发烫的脸,认真道:"我们家祖祖辈辈都相信的是,在生日的时候一定要零点时许两个心愿,不能贪多也不能心不诚,愿望一定会实现。"

王俊凯一脸遗憾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哭笑不得地自言自语道:"这传言是针对我的吧…"

我起身,心里一片清明。
第一个愿望希望父母和哥哥席孟森那个艾斯比能够健康快乐。
……第二个愿望
我侧过头,看了王俊凯一眼。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笑得露出了猫纹,一脸狡黠:"诶,那就祈愿咱俩在一起一百年好不?"

我笑了笑,对他说:"好。"

_____我的第二个愿望是,希望王俊凯一生平安幸福。

无论我和他的未来如何。






一年后。


"我觉得自己可以副业去警局刑侦科应个聘了,讲真。"
我气喘吁吁地冲进家门后就端起冰镇可乐咕噜咕噜牛饮一通,末了擦了擦汗,看向淡定自若的席孟森:"哥,和王俊凯在一起的一年多我简直养成了躲狗仔技能。"

不谈庞大的粉丝群众与识别度,单纯王俊凯三个字,对于虎视眈眈的娱记而言已经自动转换为沸腾的点击率,曝光度与人民币,尽管我们平常私下见面再小心谨慎,也难免万无一失。
三个月前,相传旧浪娱乐的娱记组砸重金无良地狗皮膏药式追踪王俊凯,企图挖出点料,最终却无功而返。

那段时间,我和他几乎半个月见不到一次面,席孟森曾经看到我在周末回家后坐在阳台握着手机发呆,屏幕亮起迅速低下头手指噼里啪啦地摁一串信息回复。

"值得么?"他站在我身后,静静地问我:"这么久见不到一次面,就算见面也要小心翼翼像地下党接头一样,你是在谈恋爱,明明应该是他让你幸福快乐的事。"

"我很快乐,真的。"我转过头看他,笑了笑:"哥你不懂,其实他比我更艰难。"

去年从英国拍戏与进修双管齐下地归来后,王俊凯的吸睛度比原来更高,各种通告与剧本纷纷踏至,随着戏路的拓宽,即便他再洁身自好,绯闻也难以避免的多了起来,尽管大都是捕风捉影的脑洞式意淫。

我对他说我百分之百相信你,因为我见过你最近传的最栩栩如生的绯闻对象的卸妆照,长的都没我好看。

"说的不对。"王俊凯笑眯眯地听完我自以为是的大话,揉了揉我的头发:"应该是就算画的再美都没我家孟孟好看。"

那天他趁着周末来我家吃晚饭,席间和我爸矜持地表示小酌怡情,结果小酒杯被强行换成了水浒传里英雄好汉专用的大碗,到最后两人称兄道弟彼此醉得一塌糊涂。

当席孟森一头黑线地和我合力将王俊凯和我爸拖进卧室后,抹了一把汗,看着倒在床上的人,他突然怔了怔,将我叫出房间,小声道:"小凯就算通告再忙也至少一个月会过来咱家一次吧。"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疑惑地看着他。

席孟森盯着我,一向玩世不恭的表情里鲜有地带了几分犀利:"他以前带你去见过他家人吗?"

我心里咯噔一声。








C37

由于距离公司近,我隔三差五在工作日的中午借王俊凯的房子给自己炒菜做午饭,避免了不健康的常年外卖与下馆子。而他的工作性质属于空中飞人,尽管不跟组与表演的日子里多数在重庆与北京两地,在北京的日子里也甚少开火。

于是时间久了,我开始在这边添置了一些东西,菜啊肉啊毛毯啊盆栽啊新鲜的百合花啊甚至整套锅碗瓢盆。

"真的,你搬过来住得了,中午在这边晚上回你家周末再回你爸妈那边……也不嫌累。"几天前,王俊凯终于在他的生日会来临之前得到了一整天的空闲,窝在沙发上,他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探过头对厨房里的我挑了挑眉:"你说咱俩算不算老夫老妻?"

"就算折算成婚姻的规矩,一年不是纸婚么大哥。"我在烟雾缭绕中幽幽地回答:"搬过来住还是算了,我隔三差五地才过来一趟有次都险些碰到你邻居…"

"怪不得。"王俊凯一脸若有所思"邻居阿婆前几天碰到我还问我最近是不是要退出娱乐圈了,她这几个月经常听到开关门声。"

"……那你是怎么说的。"我握着铲子,一边暗自庆幸自己开挂般幸运得从未在过来时与她面对面,一边略紧张地失手多撒了一勺盐。

"哦,我说是我的管家。"他放下遥控器走了过来。

……突然有点后悔只多撒一勺了。

"本来就是啊。"王俊凯从身后环住我,静静地将下巴抵在我肩膀上,声音里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你看,我刚回家就有人给我做最喜欢的红焖大虾。"

"王俊凯。"

"…嗯?"

"请把你正在非礼我的手放开,你最喜欢的虾要糊了。"

"………"

日子过得像流水般飞快,这一年里王俊凯又拿了四个奖,出了新唱片,待上映电影两部,未播先红的电视剧两部。很多人说这个年少成名的大明星虽然一如既往地彬彬有礼,微笑却越来越公式化,大约人往高处走总是高处不胜寒的,想像从前的青少年时期一样,天真无邪地在娱乐圈里和人赤诚相待太难。

然而当我向王俊凯念这条新闻评价时,他一脸耐人寻味地笑了笑:"挺准确的,不过比起说是成年后我对别人赤诚相待难,不如说是因为我成年前同样的这些人在我身上原本就挖不到什么东西。"

我看着他面不改色地笑了笑,有点心疼。




转眼间又是9月22日,然而与去年不同的是,此刻我站在客厅里一脸懵逼。

王俊凯已经钻进厨房十多分钟了,伴随着橱柜门开开关关的巨响与东西噼里啪啦的掉到地上的声音,我极度怀疑他要在第二次一起庆祝我的生日的日子里拆掉自己的屋子。

"你到底在里面忙什么呢你!"我趴在厨房门上竖起耳朵,隔着马赛克花纹的厨房门极力试图看清里面高瘦的身影在搞什么鬼:"王俊凯!你有本事进厨房!你有本事开门啊!开门开门……"

第三个"开门"还没喊出来,门从厨房里侧被突然打开,我还维持着趴在门上偷(光明正大地)听的姿势,一时间惯性收不回来,整个人往前扑去,直接扑到了王俊凯的怀里。

我低下头,看到他腰间系着我之前买给自己的紫色的围裙,抬起头,他半举着双手,手背与掌心皆是白花花的奶油,笑成叉烧包的脸上还沾着一点面粉。

"我的生日不是昨天已经过去了么,你现在这算是补上的另一份礼物?"王俊凯看着我的"投怀送抱",顿了顿:"受宠若惊啊。"

我蹭地站直,咳嗽了两声,表示只是惯性使然,然后一脸好奇地探头向如同硝烟弥漫的战场一样的厨房,水槽旁乱七八糟地堆着碗与各种花花绿绿的包装盒,我一脸沉痛,说王俊凯你对得起我们处女座么你把厨房弄得这么乱…乱就算了,居然叠放的盒子没有对齐。

"来不及了没办法。"王俊凯抹了把脸,把面粉从左边脸颊直接拉向有脸成了一条白色的线,凯喵二字名副其实。

"你是在……"我低头看了看正在预热的烤箱,打蛋器与淡奶油,惊讶地抬了抬眼:"做蛋糕?"

"对啊,本来想直接做好了给你看成品的,算是个惊喜吧。"王俊凯挑了挑眉,伸出手指在我脸上戳了一下,把一块奶油蹭了上去:"结果你在外面沸反盈天的……"

我弱弱地表示我错了我啥也没看到,你继续继续继续,顿了顿,星星眼地看他:"…你怎么什么都会啊王俊凯,男人会做饭还做的好吃已经挺难得了,你居然还会做蛋糕?"

我抻着脖子望过去,看着在模具中的蛋糕糊旁边摆着裱花工具:"看起来好高端。"

"我不会啊。"王俊凯面不改色地拆着杏仁片和椰蓉粉的包装,笑了笑:"我现学的,昨天晚上翻墙看教程看到半夜。"

我心里一动。

王俊凯把配料和在一起,动作不算娴熟,却也称得上像模像样,冲着我努了努嘴:"总在外面买蛋糕有什么意思,我琢磨着自己烤才有意义。"他说着,将蛋糕糊推进了烤箱,转身去洗手,看着我轻描淡写道:"做好后就算难吃你也不许说!"

我笑了笑,说好啊就算难吃只要没毒我一定一口不剩的吃完,跟他嘻嘻哈哈地两人拄着脸盯着烤箱的玻璃边盯边唠嗑,半晌,他放在柜子上的手机响了。

王俊凯在围裙上抹了一把,用脖子夹着手机接电话,嗯了两声,说助理来给他送剧本,已经到楼下了,他下去一趟,说着走到玄关换上鞋就要下去。

"你就穿着这身围裙下楼啊?"我过去帮他把围裙解开,擦了擦他脸上的面粉:"啧啧还有这脸跟要唱戏似的,楼下的是阿萌么?让她看到自己boss这样你咋解释?"

"有啥好解释的?一个有闲情雅致,会享受生活,爱好烘焙西点的人民表演艺术家王俊凯呗。"他露出虎牙,打开门,向我指了指厨房的方向:"帮我看下烤箱的火候,呃不过我估计两分钟就上来……"

我目送他进电梯,转身去看了看烤箱里正慢慢凝固的蛋糕糊,热气熏得傻笑着给阿萌发了个微信,问她说你看小凯今天这打扮是不是特别居家。

刚发出去三秒,我倒吸一口冷气,暗骂自己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尽管这一年多的时间自己会以王俊凯的"英语老师",王源和易烊千玺的朋友的身份时不时地出现在峰骏工作组的现场,然而除了胖虎外,自己和王俊凯的关系依旧是个秘密。

现下这周末的午后时分,我莫名其妙地给楼下的她发了一条关于王俊凯的微信,简直相当于直直地宣告自己在他的家里。

手一抖,我立刻点了"撤回消息",同时祈祷阿萌千万不要在这短短五秒的时间站在楼下刷微信。
事与愿违,她的头像在下一秒浮起了新信息的红色标志,一条语音。
我咽了口口水,脑海中已经开始飘过各种可以用来搪塞的借口。
然而当我颤颤巍巍地点开语音,她的大嗓门透过听筒,立体环绕式在客厅响起:


"你说啥呢?凯哥不是还在北京么,昨晚他生日会结束后我就回重庆了啊。"

我心里咯噔一声,终于意识到方才王俊凯出门的那一刻,自己突如其来的一种莫名奇怪感来源于哪里:
___公寓明明有电梯,如果助理来送文件,为避免节外生枝一向都是送上楼,而非王俊凯下去,何况他今天还忙着烤蛋糕。

我难以置信地将语音翻来覆去听了三遍,沉默着套上外套下楼。

等了两分钟电梯,邻居的门后突然传来小孩子叽叽喳喳与开门的声音,似乎要出门。我一惊,想了想,转身走进楼梯间走楼梯下楼。

我承认自己此刻心里一片混乱,毫无疑问,我是相信王俊凯的,然而事实是无论原因是什么,他在一分钟前确实骗了我。

安静的楼梯间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我感觉大脑一片浆糊,脚步越走越快,咣咣当当地两阶并作一阶,走到三楼时,收到了阿萌的新微信,在上条语音未得到回复后,一排巨大的问号表情。

我深呼吸一口气,回了个"哈哈哈哈逗你呢"敷衍了事,走到一楼,顿了顿,推开了楼梯间的门,心里想着或许王俊凯刚刚没有听到我说的"阿萌"两字,或许他真的是下楼见助理,只不过是另一个。

然而还没有推开门,就看到王俊凯手里拿着一只厚厚的文件袋,从单元门外回来,然而脸色却不太好,像是刚和人吵过架一样,只是刚接了个电话,表情缓和了几分。

他摁了电梯等在门口,一楼空荡荡的窄走廊里,讲话的声音十分清晰,口气越来越软,温柔而宠溺: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现在?现在不行我还有事,这样,我明天过去看你好吗?"

隔着楼梯间的玻璃,我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的后脑勺,感觉一股血冲到了自己的头顶。

"真的…宝宝,我明天过去…"他皱着眉,声音却依旧轻柔地像要化出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对…好好好…"

王俊凯,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电梯门打开,邻居家蹦蹦跳跳的小孩和他外婆从电梯间走了出来,看到他眼睛一亮,笑嘻嘻地向他问好,王俊凯也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头,进了电梯。

我几乎可以想象到电话另一端的人在他面前一向的肆意无拘与此时听到这番低柔软语的欣喜。然而他的声音此刻有多温热,听在我耳中就有多冷。

当电梯门闭合的刹那,我几乎下意识地转身就死命地向楼上跑,快要死机的大脑作出最后一道不算傻到极点的指令,跑到每层都冲出去摁了一下电梯的摁钮拖时间,几乎重蹈多年前在中学时代噩梦般的计时跑,终于抢在王俊凯的电梯上楼之前回到了屋子。

我瘫在地板上气喘吁吁,感觉眼前一阵发黑,腿脚发软,扶着椅子强行站了起身,下一秒门已经开了,王俊凯走进屋,一副大白天撞鬼了的语气:"电梯是不是坏了,怎么每层都几乎停了一下,还没有人,真吓人……还是哪家小孩儿的恶作剧啊。"

我颤颤巍巍地扭过头,他止住话头,看到面色叠着潮红与惨白的我,露出一副"卧槽现在才是真的真的撞鬼了"的表情。

"孟孟……你,这是怎么了?"王俊凯惊恐地踢掉鞋,伸手放在我额头上:"出了这么多汗…脸红,还喘成这样。发烧了?"

"没……我…我刚才作死地开烤箱被热气蒸的。"我断断续续道,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强扯开一个微笑看着他。

王俊凯半信半疑地戴上围裙,去洗手间拿了一条毛巾,用温水浸湿了,走过来给我擦了把脸,犹豫道:"没烫着吧?"

毛巾铺在脸上,触碰到剧烈运动后滚烫皮肤的温水,像是飞蛾扑火般扑哧一声,蒸发得灰飞烟灭。

脸上湿湿的,或许只是水而已。

"那我去看一下蛋糕胚了。"王俊凯将信将疑地进厨房,还是不放心地转身叮嘱我一句:"你别过来了,万一再烫着…坐下歇一会儿,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____别说了,王俊凯,真的,别说了。

我平复了几分呼吸,鬼使神差地跟在他身后走了过去:"诶…你还给别的女生做过蛋糕吗?"我抬起头,看他转过身,一脸不可思议。


我咬了咬牙,继续不动声色道:"对了,你记不记得咱们去年刚在一起时我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一定要告诉我,没事的。"

其实怎么会没事呢。

"你说什么?"王俊凯的身形一顿,惊讶的表情渐渐淡去,眼里蓄上了一层犀利夹杂着愤怒的神色,直勾勾地盯着我:"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笑了笑,耸了耸肩:"就是怕你忘了。"

其实很想直接挑破这种温水煮青蛙的对白,却又害怕听到另一个谎言。
即使此刻,我还是愿意相信他,但相信是一码事,事实是另一码事。想再问阿萌一声王俊凯的另一位助理在不在北京,却被五分钟前楼下他讲电话时那温柔诱哄的语气击得心里一片混沌,什么也说不出口。

突如其来的对白令热气腾腾的厨房温度降到冰点。我拿着淡奶油枪在手里把玩,微笑着与对面那双全无笑意的桃花眼对视。

一分钟后,王俊凯从胸腔长吸了一口气:"没有,我没有给别的人做过蛋糕。"他似乎是无奈而自嘲地笑了笑,补了一句:"男的女的都没有。"

烤箱的定时叮地一声响起,他戴上微波炉手套,将已成型的蛋糕胚端了出来,热气熏着他的脸,原本精致好看的轮廓被映得柔软了几分:


"就算很多人说,王俊凯对别人很好……我也从来都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比如做生日蛋糕,我从前没有给别人做过,今后也不会给别人做。"

他将蛋糕胚放在桌上,拿起裱花袋开始在上面精雕细琢,然而眉头却紧紧皱着,似乎迟迟难以静下心来上手。

顿了顿,他的手一松,裱花袋重重地落在菜板上。他看着我,声音似乎有几分赌气:"除非这个人真的对我很重要,重要到让我大半夜不睡觉去看教程,重要到让我在好不容易的休息日里不看周董最新演唱会的VCR而是对着烤箱一下午。"

我复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知道这席话不假。然而这样的他却莫名让我更感觉到委屈,自己方才跑到差点断气又断腿,冲上楼时喉间全是腥甜的记忆浮上脑海。


我深呼吸一口气,盯着他的眼睛,对自己说只想要一个求证:"明天你有通告或者训练吗?陪我在家看电影呗。"


王俊凯惊讶地看了我一眼,想了想,他摇了摇头:"明天不行。"

我心里一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算卖个关子吧,但是这儿的设定并不是虐所以别激动,还有别担心jk不可能是渣男的= =

评论

热度(428)